blog

出口旅客28565人

2018-08-03 19:29

当陈瑾瑾一家七口在秀英港排队等待时,阿蒙一家三口,则在直线距离14公里外的新海港外,同样在排队等待过海。

由于滞港排队车辆太多,环卫部门还从其他地方调来大量移动厕所,但却仍然远远不够。“道路被堵住了,环卫车进不来,每一个移动厕所,我们就要安排一个人守在旁边,靠人力,及时地清理提走滞留游客产生的排泄物”。

  当地政府通过广播和互联网,不断向滞港车辆发出警告:港口外道路严重拥堵,过海车辆滞港时间可能会长达14小时以上,建议其他过海车辆23日早6时前暂不前往海口三港。

  第二天早上7点,在经历了18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后,一家人才终于驾车上了轮渡。当天晚上10点多,他们终于进入了广州市区。“从三亚出发,到回到广州,整整38个小时,太痛苦了。”陈瑾瑾说。

  对于这次突如其来的事件,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认为,这是发生在春节期间和特殊天气下的事件,是在长假短缺的情况下,集中出游导致供求失衡的情况。面对极端天气条件,作为国际旅游岛的海南必须在旅游软硬件水平上做得更加国际化。

敲黑板

  记者了解到,近10年来,随着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逐渐步入正轨,带动海南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也给海南旅游的软硬件设施,带来了诸多挑战。

  有专家认为,这是极端天气和集中出游导致的失衡;极端情况下的应对之策考验管理者的智慧

阿蒙告诉记者,前些年,从海安港过海到海口,需要等很长时间,有的时候因为等泊位的原因,需要6到8个小时。新海港投入使用之后,时间已经大大缩短了,三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到海口。而从海口到海安港,也比10年前快了很多。

  在港区滞留的自驾车辆中,除两三成是广东车辆外,其他都是来自全国各地,有不少挂着北京、东北、河北、河南、新疆等地车牌。

但到了昨日早上,受浓雾影响,海口三大港口再度封航,原本已经取消临时交通管制的港口,也被迫再度实施临时交通管制。直到中午12时左右,三大港口才陆续恢复通航,滞留排队的车辆再次达近万辆。

  据海南省旅发委统计,仅在今年春节黄金周期间,海南接待游客达到约568万人次,同比去年增长了10%。

“地头虫”被困“蛇饼路”

67年没遇上的极端天气

记者了解到,从除夕(15日)至初九(24日)21时,海口的秀英港、新海港和粤海铁路南港三大港口,已一共运送14.2万辆汽车出岛。

  浓雾再现 万车待渡

2 回家过年

18日(大年初三)开始,受大雾影响,琼州海峡渡轮陆续停航。受大雾影响造成大量车辆滞港之后,海口启动了一级应急预案,全体警员取消休假,全警上路。

  最新消息

他认为,此次海南滞港事件的原因在于长假短缺,人们出游集中,而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

据海南省政府的预测,到2020年,进出的车流量将超300万辆次,年客流量超1700万人次。2016年1月投入使用的新海港,是未来海南过海公路及铁路轮渡的主通道,也是海口的陆岛运输中心和旅游港。

  “这是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一个极大的挑战!”海南港航控股有限公司轮渡调度室新闻发言人谢焕杰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也是海口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车辆滞港事件。

  自驾从三亚到海口,汽车坐轮渡穿越琼州海峡,再从雷州半岛自驾回广州……让广州白领陈瑾瑾没有料想到的是,原本只要12个小时左右的春节探亲游归途,会是一次跨越两天两夜,持续了38小时的“车在?途”,成了回忆起来感觉“痛不欲生”的一段经历。

“这是我从警以来,滞港最严重的一次,也是整个海口全民应对规模最大的一次。究竟还有多少车辆滞留在岛上,我们无法判断。”2月23日下午,海口市交警支队法制宣传科科长林明智向记者表示。

  破纪录大雾天气 带来的海岛思考

  “67年来都没有出现过春节期间持续大雾天气”、“现实打破了预期”、“破纪录的一次”、“让人措手不及”……2月18日至2月24日,大雾导致海口三大港口连续停航,每天上万车辆排在三个港口。

  拨开迷雾 回看?途

记者了解到,受这次大雾引起的滞港事件影响,海口已经要求规划局和新海港规划单位启动新海港待渡区的规划,争取年内开始建设。

  据悉,海口秀英港、新海港和南港三港车辆大规模滞留情况已持续至第8天。昨日,琼州海峡浓雾频现,能见度较低,一度停航。

  等待的时间很长,从中午持续到晚上,再到凌晨……尽管如此,海南当地人民的热情,却让陈瑾瑾一家感受到“人间自有真情在”??

  “再等下去我们无法确定是否还有大雾。”22日(大年初七)上午,陈瑾瑾从三亚出发前往海口,到达海口时已是中午1点多,随后就按照导流指示,加入了秀英港外滞留排队的车龙中。

早在2015年,通过琼州海峡大通道进出海南岛的年车流量就已达到226万辆次,年客流量1318万人次,随着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建设不断完善,日益增加的车流人流让这两个数字不断往上暴涨。

将近十一公里左右的路程,从中午11时40左右开始排队,一直到23日凌晨2时20分左右,才进入新海港内部道路“蛇形排队”,期间每公里路程需要一个多小时。直到第二天早上8时,他们才顺利登船,中午12时到达湛江海安港。

对于这次突如其来的事件,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认为,这是发生在春节期间和特殊天气下的事件,是在长假短缺的情况下,集中出游导致供求失衡的情况。

此外,海口还将启动智慧港的开发建设,推出预约排号系统,根据手机号码和车牌号码进行排号。未来,旅客和车辆能根据排号预计等待时间,合理安排出行计划。

“这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是对我们的一个极大的挑战!我们的预案有考虑到出现恶劣天气的应对,但没有想到会持续这么长时间。” 谢焕杰对记者表示,根据气象台的记录,这是继1951年来,67年来从没有出现过这种春节期间持续大雾天气的情况。

“这是由于特殊因素导致的供求失衡。”他认为,海南作为国际旅游岛,应当在软硬件水平上做得更加国际化。

数说

面对因为大雾停航导致滞港,车辆需要等待十几个小时才能上轮渡的情况,谢焕杰表示,海口三大港的运力,已经是饱和的状态,无法再增加。而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这样的运力则是大大过剩的。

  记者 李国辉 李妹妍

24日,在应急一级响应第5天后,海口秀英港、新海港、粤海铁南港三港的待渡车辆已经保持在万辆以下,香港金钱豹8425,市区交通已经得到缓解。

  年初二到初六,陈瑾瑾与丈夫、父母、哥哥等一家七口从广州自驾到海南儋州探亲,初六到三亚短暂游玩一天之后,一家人准备返回广州。

  昨日上午,浓雾再袭琼州海峡,原已取消临时交通管制的海口三大港口,被迫再次停航了一上午,并重新实施临时交通管制。

  A 车主们的苦恼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车龙龟速缓慢移动,丈夫和哥哥轮换着开车。即使如此,一家人很快就疲惫不堪。坐得太累了,还要时不时下去走动一下。

  附近小区的业主自发出来指挥交通,志愿者挨个派水、派面包,附近的酒店为旅客准备热水,还可以借用洗手间,连便利店的老板也为车上的乘客烧起了热水泡方便面……为了方便游客扔垃圾,在排队等候的区域,每隔几十米就安置有黑色的垃圾袋,甚至可以将汤汁和方便面盒分离扔掉。

究竟还有多少车辆滞留?海南港航控股有限公司轮渡调度室新闻发言人谢焕杰23日下午接受记者采访表示,仍然无法统计。

  尽管当时已经知道,海口三大港口从18号开始就因为大雾陆续停航,数万车辆滞留在港口附近。但迫于要赶回广州上班,陈瑾瑾一家人还是硬着头皮驱车前往海口。

声音

阿蒙果断放弃从秀英港过海的打算,直奔新海港,但等待他的仍然是不见尽头的车龙。

  金羊网讯 记者刘勇,通讯员李思琪、陈施报道:记者从昨晚举行的海口市抗雾保运工作新闻发布会上获悉,海口港口过海旅客、车辆通行速度已恢复至以往春运水平,决定于26日凌晨终止客货滚装运输突发事件的应急响应。

阿蒙是海南定安县人,从2002年大学毕业后就在广州工作,从事互联网行业。早从大学开始,他每年春节都要经过琼州海峡,坐上渡轮回到海南过年。近10年来,每年都要自驾往返,本打算初六返回广州,但了解到大雾导致过海车辆滞留后,阿蒙与家人便改变了计划,初七出发。原以为已经躲过高峰,却仍然迎来了上船前20多个小时的漫长等待。

  记者从港口和交警等部门获悉,2月25日8时至17时,海口三个港口共出口44航次,出口车辆6047辆,出口旅客28565人,目前三港外道路及港内仍共有1万余车辆待渡。

  38小时的“最?归途”

  记者从广铁集团获悉,目前,海南北上前往北京、东北、长沙、岳阳、沪宁杭、郑州方向的车票均较为紧张,26日海口站出发的车票已基本售罄。

  1 广州游客

22日早上,阿蒙一家三口从定安出发,中午11时左右他们到达海口后照例奔向秀英港过海。但到了邻近秀英港附近的路口才发现,拐进滨海大道的路口全封了,必须绕出去排队进入。

“这一次主要是因为车辆积压太久,事实上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我们的船在等车,而不是车在等船。”谢焕杰给记者分析,在旺季的时候,港口的船一天可以跑三个来回,而在大部分的淡季时间里,每艘船一天平均只能跑一个半来回,甚至只是一个单航。

为保障琼州海峡航行安全,2016年3月1日正式实施的《湛江徐闻港区水域船舶安全航行管理规定》明确,当能见度小于1000米时,禁止船舶进入航道航行。从18号开始出现多年的大雾天气,让琼州海峡能见度最低时不到50米。

B 管理者的苦恼

  方便面成了待渡车主的主食 记者 黄巍俊 摄